您好!欢迎访问东莞市潮景水处理科技有限公司网站!

热门搜索:污水处理设备 | 污水处理回用 | 中水回用 | 水处理设备 | 东莞水处理
4公司动态
您的位置:首页  ->  公司动态 -> 跨区域河流整治 应成立全流域治理基金

跨区域河流整治 应成立全流域治理基金


在今年的广东省“两会”上,省政协委员、广东国众联资产评估土地房地产估价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黄西勤带来了《关于创新跨界河流水污染治理模式的建议》的提案,她希望,在新的形势下,综合考虑不同地区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及对水环境改善的需求和意愿,以“流域统筹、系统治理”和跨界水环境补偿为指导思路,创新跨界河流水污染治理模式,还市民一条水清岸绿的河流。

“我在惠州长大,小时候,河水清澈得可以洗衣、游泳。但现在,大老远就能闻到臭味,不敢碰。”黄西勤说,龙岗河、坪山河流经惠州汇入淡水河,可是河水已被污染得很严重,若淡水河汇入东江,则又成为深圳的饮用水源。“不治理,受害的还是我们自己。”

2015年7月,黄西勤受邀参加市政协组织的水污染治理调研考察活动,对深圳湾、茅洲河的污水治理情况进行实地考察。她发现,尽管市政府投入大量的资金治理污水,但效果并不理想。

问题出在哪里?

1、河流跨界,各市治污认识却不统一

问题:

在黄西勤看来,区域发展不平衡,对跨界河流水污染治理的认识和要求不统一是导致水污染治理仍存在突出问题的重要原因之一。

她解释说,广东省内经济社会发展呈现“广州+深圳”、珠三角、粤东西北的雁阵型基本格局,处于不同发展水平和阶段的地区,对水环境污染治理的认识和要求各有不同:广深要求改善水环境,提升居民生活环境;珠三角其他地区要求协调污染治理与发展权利,并要求广深承担更大责任;粤东西北地区要求尊重其发展权利,并希望先进地区进行环境补偿。

此外,黄西勤认为,资金投入和技术水平差异大,基础设施建设标准不统一,及缺乏有效协调机制,基础设施建设进展缓慢,均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了污水治理的“绊脚石”。

把脉:

“目前,水污染治理依赖公共财政资金投入,但全省公共财力结构极不平衡。”黄西勤说,深圳、广州城市水务建设技术水平高、标准也高,但周边地区配套比较困难,同时,水务市场受地方政府制约壁垒森严,缺乏联动机制。

她说,以深圳、东莞、惠州为例,坪山河、龙岗河发源于深圳,汇入惠州淡水河,接着再汇入东江,最终在东莞入海,东江还通过东深供水工程为香港供水。2015年三市相继披露水污染治理行动计划,深圳计划投入约800亿,惠州计划投入154亿,东莞计划投入的资金也超百亿,但治水目标和标准有较大差异。

建言:

黄西勤表示,深圳是经济发展的排头兵,具有国际影响力,在水污染治理方面也应该走在全国前列,实施“走出去”战略,进行流域统筹,针对跨界河流综合治理,加强与东莞、惠州的协同合作。

2、成立跨城市综合治理基金

问题:

黄西勤了解到,深圳流域面积较大的5条河流——茅洲河、龙岗河、观澜河、深圳河、坪山河,其中有4条河流都属于跨区域河流,茅洲河、观澜河与东莞相接,龙岗河、坪山河与惠州相接。

她表示,水系流域是随着河水自然流动形成的,要真正实现治理目标,仅仅依靠深圳一市的努力并不够。

把脉:

“东莞、惠州的水资源相对丰富,但水务基础设施建设、水管理水平相对较差,建设水务基础设施的土地资源、综合成本相对较低。”黄西勤希望,在新的形势下,综合考虑不同地区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及对水环境改善的需求和意愿,以“流域统筹、系统治理”和跨界水环境补偿为指导思路,创新跨界河流水污染治理模式。

建言:

黄西勤建议,成立一个全流域综合治理基金,实施跨界水环境补偿。由经济社会发展水平较高的地区,如广州、深圳提供启动资金,水环境提升要求相对较弱的地区,如东莞、惠州相应地提供配套资金。同时,理顺水利、环保、国土等部门,成立基金管理委员会,实施跨界水环境补偿。

“河流治理水平有高有低,方式也不一样,可以考虑把水务市场开放,将好的方法引到惠州或东莞,实现共同治理的标准。”黄西勤认为,参与全流域综合治理基金的地区,可以相互开放水务市场,统一水务基础设施标准,实现水务基础设施建设与管理服务一体化和管网的无缝连接。

在调研考察中,黄西勤还了解到,由于水务基础设施,尤其是污水处理基础设施,会对周围居民生活环境产生不利影响,制约其不动产价格的提升,导致在工程选址建设过程中面临严重的拆迁难题。对此,她建议,共建共用水务基础设施,克服“邻避效应”,通过第三方治理模式实现成本分担和成果共享。

3、加大投入治理城中村水务“死角”

问题:

黄西勤直言,深圳现有大大小小城中村2000多个,居住人口在700万以上,“脏乱差”的城中村也是水务基础设施匮乏,饮用水水质缺乏保障,生活污水集中、难以处理的“死角”。由于城中村缺乏雨污分流的管道式疏导设施,污水几乎直排进深圳湾。

“投入800亿,多是用于建设污水处理厂、进行河道整治的‘大工程’,有多少能够用到改善这数百万人生活居住环境、贴近民生的‘小细节’上?”

把脉:

黄西勤表示,城中村的问题摆在眼前,政府应直面困难,加大资金投入力度,改造城中村。

建言:

黄西勤建议,增加城中村水务基础设施建设投入,一方面通过“共同沟”等方式将水、电、天然气、网络等基础设施进行整合,提高城中村水电气网供给、服务能力;另一方面通过整体规划建设城中村雨水、污水处理“大通道”,克服依自然地势流漫形成的线源污染。同时,清理整顿妨害“共同沟”的违法建筑,克服违法建筑占用公共通道的难题。

黄西勤还建议,以城中村市场化的水服务、水治理为突破口,尽快研究推出具可操作性城市水务基础设施PPP项目,以政府补贴污水处理费用的方式保障资金项目收益,吸引社会资本更有效地参与进来。

声音:

这一河段花了几百亿治理好了,但其实污染源在别处,仅仅在自己的地界内做水污染治理,治标不治本,过一段时间污水还是会来。
        ——黄西勤认为,治污要有跨界综合治理的视野

在深圳,我觉得还有一个问题值得我们深思,那就是城中村的水污染治理。深圳有那么多的城中村,涉及到多少来深打工创业、充满梦想的年轻人,深圳建设都是靠这么一批从城中村走出来的人啊!
        ——黄西勤透露,早在水污染调研的时候便已提出城中村治理水污染的问题

现在花的资金多,以后会越花越少,造福未来。要知道,治理好河道对深圳的发展是非常有好处的。
        ——黄西勤希望,整治河流污染并不仅仅是针对水质的治理,而应全面综合地考虑,实施系统治理。

[返回]   
下一篇:无
访问手机网站
二维码
关注微信公众号
二维码